表观奇迹

猫键NMK/飞升中/一人乐大师/持续接稿请私信❤

【芹时/微戌丑】时生寻人记

心情很好自割腿肉,小学之后第一次写文,虽然就是胡乱写的流水账不过还是挺开心的啊!
为组织贡献一些绵薄之力,希望大家能吃好>3<
++++++++++
第一次听说芹泽多摩雄去放高利贷的时候,时生的内心是拒绝的。
高中毕业后时生被送出国留学,四年后回到户亚留市想找多摩雄聚一聚,打电话却怎么也联系不到人,去他老家找也发现已经人去楼空。时生觉得这不应该,毕竟出国的时候虽然和多摩雄联系不多,但每逢节假还是会写一下明信片什么的,往来的地址也都是熟悉的地方没错。
时生觉得自己坏过一次的脑子不太好用了,于是只好给曾经的同学们打电话求助,辗转许久最终在鸣海大我那里找到了答案:“芹泽啊,嗯,他毕业之后去东京了,在新宿和我拉过一年皮条……啊,不是辰川你想的那样!我可不是同性恋!额,然后他就不干了,听说去投奔他哥收高利贷了,叫cowcow finance吧,辰川你可以查一查。”辰川放下电话后感觉脑袋隐隐作痛,且不问为什么曾经那个正直又充满仪式感的男人为什么会去拉皮条,芹泽多摩雄有个放高利贷的哥哥!?我怎么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他家他不是长子的吗?而且放高利贷的家里也不会这么穷的感觉啊?Cowcow又是什么鬼?虽然多摩雄喜欢吃肉没错啦这个公司名字还是很适合他……一连串问题如弹幕般在眼前飞驰而过,为了清屏,时生立刻开始查这个可疑的金融公司。还好,这个公司的网站(忽略搜索到的其他差评之后)看起来还挺正常,地址也端端正正写在醒目的位置上。于是时生决定稍作休整,明天就启程前往这个公司去抓人。

第一次见到丑岛馨的时候,时生的内心是疑惑的。
时生发誓他只是去便利店买了个关东煮,只是在转角的地方听到巷子里的呵斥声,只是关东煮正好吃完就转头看了一眼,只是差一点就要忽略那个不太高却站得笔直的男人的背影——多摩雄?那男人似乎听见了时生内心的呼喊,稍稍把头转过来了一点,圆形的镜片反射出不强烈的冷光,随后就把头又扭了回去,继续隐在阴影里看着前边两个滚到地上扭打的人(或者说是单方面的殴打)。时生不确定那男人看到自己没有,但那冷峻淡漠的眼神不是应该属于多摩雄的——虽然侧脸的弧度有些熟悉。也许是自己认错了吧,毕竟发型啊体格啊穿衣风格啊都不是很像,时生想,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会长得比较像,我怎么能只凭身高就认人呢?虽然以前听学校里人私下议论多摩雄身高的时候有些过度在意了但是矮又怎么了很萌的啊而且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矮你看这人不就和多摩雄差不多吗我还差点认错了……啊啊,就说了不能只凭身高看人!!嘛,与其在这里继续看黑社会打架脑补不如照着网上的地址找人来得更快。扔掉关东煮的杯子,时生带着一系列脑内弹幕略带愧意地在那可怜挨打人的求饶声中离开了巷子。

第一次来到cowcow的时候,时生的内心是不安的。
作为有钱人家的小少爷,辰川时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去借钱,更不要说去接高利贷。所以,当他迷了一会儿路又被奇怪的人(他长得也好像多摩雄!差点又认错)拉住问“你知不知道魔王的老巢在哪”后终于逃脱,找到cowcow finance所在地后又受到明明是下午上班时间却唯一在岗的cowcow员工高田小哥热情洋溢的询问的时候,时生只想赶紧把话题切换到正经事身上。
“不不不我真的不是在不好意思……我真的不借钱谢谢。那个,我来是想打听一下,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芹泽多摩雄的人?我是来找他的。”
“哦!芹泽啊,丑岛社长的表弟,他是在我们这里啊!他刚刚去收债了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你是他的朋友吗?”听说不是来借钱的(看他打扮还以为是要借钱买名牌这个套路呢),高田便放下了假笑的面具,还把刚才给时生倒的一杯水换成了热茶。
“嗯,我是他高中同学,辰川时生。刚刚回国想跟他聚一聚,但是联系不到他,就问着找到这里。”听说多摩雄在这里,时生放心了,看来没白跑一趟。
“啊!你就是辰川君啊!”高田的眼神变了一下,“芹泽没事的时候老爱跟我们提起你们高中时候的往事,什么天台啊夕阳啊我们都会背了,还天天炫耀你从外国发给他的明信片,可是烦死我们了。不过芹泽啊,他刚来的时候我们真的不相信他是丑岛社长的弟弟呢(看起来太穷了)!虽然脸长得一模一样。”
“话说,芹泽的哥哥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如同写好的一样(就是写的),时生话音还未落,就听见办公室门打开了,接着他见到了此生难忘的一幕:芹泽多摩雄边吃章鱼烧边走了进来,后边跟着同样吃着章鱼烧的源治的灵魂导师拳哥(他没见过几次,不太确定),后边跟着另一个芹泽多摩雄,和……凤仙的漆原凌???有那么一瞬间,时生觉得这些年他的脑子一直在骗他,他不过是个纸片人,被安插到了一部作者水平不佳画画千人一面的热血少年漫画中。
还好,上帝没有让时生当机超过三秒,因为真的芹泽多摩雄已经大叫着扑了上来。
“时生!!!!!!!!”“哇啊!!多摩雄小心吃的要掉了!!!”“噢!!!!!!!!”

第一次接受现实的时候,时生的内心是动荡的。
和多摩雄短暂的打闹之后,大家终于心平气和地坐在桌子前面开始必要的寒暄。
空气十分凝重,时生觉得仿佛穿越回到了高中和凤仙一战的日子,但又不一样,这次没有之前那样热血的必胜感觉,反而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挫败感,是一种世界观崩塌的感觉,又仿佛获得上帝之眼的信息过载,还有一种正在见家长的错觉。完全是不一样的情绪,但是为什么会想起凤仙呢?啊,果然是因为漆原凌。辰川时生面无表情。
恍惚中听着多摩雄打破了空气间博弈的平衡感,为时生逐一介绍:“这位是我表哥丑岛馨,cowcow的社长,这位是大哥的朋友(相好)戌亥,长得是不是特别像凤仙的那个漆原,我当时也吓了一跳啊哈哈哈。这位是柄崎,也很像拳哥啊,真是缘分。这位高田,你们应该已经见过了……”缘分,时生晕乎乎地心里想,这根本就是同一个基因吧,今天遇到这么多长得一样的人已经是比出门看到源治染着白毛被巨形狗追更小概率的事件了吧,也不知是你太迟钝还是我想得太多啊,难道是因为在国外待了四年终于开始对日本人脸盲了吗?时生没怎么注意听多摩雄是怎么介绍自己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在座几人进行简单对话的,很机械,感觉身体被掏空。
最后还是多摩雄终于从茶水和小零食中抬起头(吃完了),看了看窗外就跟大哥他们说我们有重要事情要做先行撤退一步了晚饭不用等,便拉着还沉浸在自我怀疑小世界中的时生在众人一脸“我懂的”表情中慢悠悠起身离开了。

第一次在cowcow公司楼顶天台看夕阳的时候,时生的内心是温柔的。
“多摩雄。”
“嗯。”
“世界上真的会有人长得很像。”
“是啊。”
“但是你没有变,我是不会认错的。”(吃得最欢的就是你)
他们靠在栏杆上,做着曾经每日必修的功课。不似家乡那壮丽的红色,粉色的夕阳洒在鳞次栉比的高楼上,无声地提示青年们这里不是熟悉的户亚留市。时生的衬衣是粉色的,手是粉色的,脸也是粉色的。多摩雄看得心里痒痒。
“时生。”
“?”
“欢迎回来。”
芹泽多摩雄和辰川时生,在一片暧昧的粉色中,交换了空白的四年后第一个吻。
长的完全一样什么的,随他去吧,这就是我的多摩雄。时生闭上了眼。

小剧场:
“小馨,别想了……”
看着丑岛一脸写满“我想上去给他们添堵”的跃跃欲试,戌亥无奈地给他又夹了两块肉。

评论(6)
热度(31)

© 表观奇迹 | Powered by LOFTER